在一位不愿具名的社区医院工作人员看来-保德新闻网
点击关闭

感染工作-在一位不愿具名的社区医院工作人员看来

肺炎疫情实时动态

但馬美蓮一直沒有接到這通電話。她所在社區的硚口區漢水橋街道衛生服務中心,只有20多名醫護人員,卻要對接6萬名社區居民。這裏甚至不能驗血,只能量體溫開藥。工作人員稱,負責血液檢測的醫護人員無法到崗,「一個出現發熱,在家隔離了;另一個春節前回老家,現在回不來。」

根據1月24日的第八號通告,全市緊急徵招6000台巡遊和網約的士,作為應急用車分配給中心城區1159個社區,由社區居委會統一調度使用,供社區居民提供上門送菜、送葯、送餐服務;發熱疾病患者原則上只能通過衛生防疫部門專業交通工具運送,緊急情況確需應急車輛運送的,社區應立即報區衛生防疫部門為駕駛員採取必須的隔離防護措施。

截至1月31日24時,武漢市累計報告感染人數3215例。武漢市衛健委消息稱,1月27日開始,14家第三批徵用醫院陸續投入使用,將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發熱病人收治難題。火神山、雷神山兩家醫院建成使用后,全市可提供12000多張床位,或可改善目前情形。

根據7號通告,全市各社區負責全面排查所服務轄區發熱病人,並送社區醫療中心對病情進行篩選、分類。對於需要到發熱門診的病人,各區統一安排車輛送達指定發熱門診就診。

按照7號通告,對於不需要到發熱門診就診的病人,由各社區落實在家居家觀察,社區負責做好市民居家觀察服務工作。因癥狀較輕,醫生曾反覆叮囑林梅的母親和她的女兒,在家做好隔離措施。

林梅開始后怕 , 第二天中午,她到超市買了兩袋一次性紙碗,「餐具分開,用完就扔」。

她和同事只有口罩防護。「每天來的是不是潛在新冠肺炎患者,我們也不知道,只能減少回家的次數。」她已經讓兒子一家三口搬到其他地方住,「孫子才四歲,怕把他們傳染了」。

但現狀是,定點醫院「一床難求」,而社區醫院也面臨處理能力有限、人手緊張等難題。

爸爸在第九醫院拍了肺部CT,「雙肺感染性病變」。醫生告訴他,得儘快住院,再拖下去有可能呼吸衰竭。

馬美蓮看到,診療室床位都躺着患者,地上還躺着兩個。最後,丈夫還是沒能進入診療室。

醫院床位告急,患者在走廊吸氧治療

1月28日中午,林梅拿着連花清瘟、兩片藍色的鹽酸阿比多爾,送到丈夫的床頭。兩分鐘后,她再次走進來,這次是給另一張床上的母親送葯。忙完這些,她才開始提醒女兒李晴吃藥。

一家三口先後感染,在家用衣櫃隔離

(文中林梅、李晴、陳鳳、陳強、秦英為化名,新京報記者游天燚對此文亦有貢獻)

1月26日,父親發燒38.2℃,渾身酸痛。女兒李晴也開始有類似癥狀, 經武漢普仁醫院診斷,左下肺感染性病變。一家人這才意識到,「這不是普通的感冒發燒」。

沒有床位,疑似感染病例陶漢新不得不在同濟醫院急診科的過道上睡了4天,接受吸氧治療。這條過道上,還擺着7張摺疊床,「都是等床位的病例。」

讓秦英苦惱的是,個別居民不理解,為什麼社區有車,但不能接送發熱患者去醫院就診。「我們也要確保志願者的安全。他們跟我們一樣只有普通的醫用口罩,防護服、護目鏡都沒有。但是沒有辦法,物資得優先保障一線醫護人員,我們也能理解。」

記者走訪發現,不少承擔分級診療初篩工作的社區醫院面臨救治困境。

1月22日,57歲的武漢市民陶漢新第一次發熱。妻子馬美蓮回憶,他們從當天上午一直排到夜裡11點,終於見到醫生。又等了四個多小時才拿到CT和血檢結果,「醫生說只是普通發熱,開了葯,讓我們就回家繼續觀察。」

社區醫院:物資緊缺工作壓力大除了病例轉送問題,多家社區工作站還出現了防護物資緊缺、工作人員超負荷工作的情況。

▲1月30日中午,同济医院的医生给排队的患者扎针输液,这条队伍一直排到发热门诊大门口。

▲1月29日20时许,医院发热门诊大厅坐满了输液的患者。

「現在最當緊的是我老公。女兒還年輕,應該挺得住。」她哭了出來。李晴趕緊拉住她的手,「莫揉眼睛,莫揉眼睛,先去洗手。」

為了吸氧,他們自帶摺疊床到門診走廊上「蹭住」。

當天,記者探訪武漢市多家定點收治醫院發現,幾乎每家醫院的發熱門診都排着長隊,人們拿着CT戴着口罩,焦急等待着。

在一位不願具名的社區醫院工作人員看來,分級診療減輕了部分壓力,但疑似病例還有很多,所以才會導致各定點醫院床位不足、人滿為患。

▲1月29日,林梅(化名)给双肺感染的丈夫送药。

秦英已經20多天沒有休息過。有時候凌晨還在接聽居民電話。「我們都是24小時開機,隨時響應轄區居民求助」。

1月23日,武漢封城首日,「除了媽媽,一家人都在咳嗽。」女兒回憶。但對比新冠肺炎「發熱、乾咳、呼吸困難」等癥狀,「總有一兩個對不上,也沒敢往那邊想。」他們照常一起看電視、做飯,一整天都待在家。

自稱體溫37.5℃的市民前來諮詢,值班醫生建議他「吃點抗病毒的葯和抗生素,回家繼續觀察,如果出現持續發熱,再來社區醫院報備。」

當晚,同濟醫院的保安推出第35個氧氣空罐。新的罐體接連送來,供擠在椅子上輸液的病人們使用。20多米長的過道,擺着七八張摺疊床。「都是在等床位的人。」

武漢男子發燒10天終找到床位 女兒:說話已很困難了武漢的李女士將自己帶着疑似感染肺炎的父親尋找床位的經歷分享在網絡,尋求幫助。

「有了確診結果,床位就有希望了。」

爸爸的病情刻不容緩,醫生建議馬上住院,但一直找不到床位,無奈之下,李晴發微博求助。1月28日,青山區衛監所工作人員發現微博內容后,安排武漢第九醫院的護士上門為他打針送葯,但沒有醫院能為他提供床位。

記者在登記表上看到,一上午就有30多位居民來過這裏。工作人員介紹,社區醫院的功能就是初篩,如果患者血檢指標和體溫都有新冠肺炎的可能,他們將安排車輛轉運到離這裏最近的定點醫院,「我們比其他社區醫院好一些,衛健委給了一輛轉診車。其他社區醫院可能都沒有。」這輛轉診車,上午已經送了十幾趟,都是疑似病例。

醫院之外,林梅的家人疑似感染后居家隔離,因為不具備隔離條件,半個月內3名家人陸續出現感染癥狀。

1月29日,林梅所在的青山區衛監所,已經幫她聯繫到床位,是武漢新公布的第三批定點醫院之一的武鋼二院。1月31日,馬美蓮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拿到醫院核酸檢測的名額。

「但家裡沒有條件。」林梅說。房子面積只有61平方米。林梅只能搬到客廳的木條沙發上睡。丈夫和母親不得不共用一個卧室,用衣櫃「隔離」。女兒則在自己的房間里,盡量不到客廳。

武漢第九醫院發熱門診大廳導醫處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床位早就滿了」;定點醫院武漢市第七醫院門前也貼着「床位已滿」的通告;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監護室主任彭志勇也告訴記者,「都是剛轉走一個,馬上就進來一個」。

相比之下,九峰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顯得繁忙。1月30日下午,醫院門口一輛警車正在待命,兩名量體溫的工作人員正在逐一登記就診者體溫。為了避免交叉感染,他們要求只有發熱患者才能進門。

根據7號通告要求,已確定或高度疑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由市衛健委負責,安排車輛送至指定治療點治療。

▲1月30日,马美莲所在的社区医院,因相关同事无法到岗,只能提供体温测量和开药。

為解決發熱門診等候時間長、床位安排不及時等問題,武漢市在1月24日就開始實行分級診療。社區醫療中心對病人篩選、分類,不能確定為疑似的接回指定地點隔離觀察,已確定或高度疑似的送至指定治療點。

1月25日,陶漢新再次發燒。接下來的幾天 ,他體溫最高達到39.4℃。家人不敢相信,又換了新的體溫計量,「我當時就擔心會不會是這個病。」馬美蓮說。

「20多名醫護對接6萬社區居民 」

馬美蓮家所在的街道書記告訴記者,按照分級診療程序,他曾把陶漢新的病情反饋到社區醫院,由他們聯繫床位,負責轉診。「醫院床位確實緊張,我每天都在幫他們申報,到現在五六天了,還是沒有。」書記說。市長熱線的工作人員告訴她,會將情況反饋給硚口區,24小時回復。

馬美蓮說,丈夫曾多次出現呼吸困難,甚至抽搐。1月29日晚上,她帶丈夫回到同濟醫院發熱門診救治,門診大廳外隨處可見掛點滴的患者,有的坐在台階上,有的坐在車裡輸液。

洪山區某社區書記秦英,前幾天接觸的一個轄區的發熱患者,讓她心有餘悸。「已經發燒10多天了,病例上寫的是病毒性肺炎,來了之後,找我們派車送他去醫院,但後來他確診的就是新冠病毒性肺炎」。

陶漢新第二次拍的肺部CT中,兩片卵石狀的白色的區域越來越大,後來幾乎看不到黑色。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介紹,「白色區域越大,病人肺部功能越差」。接診的同濟醫院的醫生告訴馬美蓮, 雙肺病毒性肺炎,病情嚴重,「要動用一切關係住院。」

送葯的順序,也是家人病情程度的排序。10天前,母親被查出「雙肺少許感染性病變」;4天前,女兒「左下肺感染性病變」;3天前,丈夫「雙肺感染性病變」。不到半個月,一家四口三人感染。

當地媒體1月29日的報道所引述的數據也證實了武漢醫院床位緊缺。武漢市前兩批定點醫院(10家)共提供床位4000餘張,「目前基本飽和」。

有居民因此要投訴社區不作為。秦英苦笑着說。對於發熱的患者出行,他們只能先與指揮部聯繫,再與醫院聯繫,通過專門渠道運送發熱患者。

▲1月26日,陶汉新被医生建议在定点医院住院治疗,但他在医院的过道睡了三四天也没有等到床位。

醫生讓陶漢新在診療室觀察,但護士告訴馬美蓮,連診療室也住滿了。心急之下, 馬美蓮闖進了診療室。「我們只是呆在這裏,萬一有什麼事,你們可以分一點氧氣給他,肺炎患者一口氣上不來,就完了。」馬美蓮跟護士爭辯起來。

▲1月30日中午,武汉第六医院,发热患者排着长队等待就医。

1月28日,因為在同濟醫院沒有掛上號,馬美蓮只好又帶着丈夫去了附近的武漢普愛醫院發熱門診。「從來沒見過醫院那麼多人,排隊的人可以把病房大樓繞一圈。」

本文来源:重案组37号 作者:王飞翔

她的回訪記錄本已寫滿了八頁,黑色字跡部分的是發熱患者的求助內容,紅色字跡是社區回訪時病人的情況。每一條記錄都標註着患者姓名、家庭住址、身份證號和具體回訪時間。到目前為止,她已經持續跟蹤記錄了21位患者的情況。

1月29日,林梅一家所在的青山區鋼花街西區社區衛生院空空蕩蕩,只有兩名諮詢患者。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裏只能給你紮下手指頭,驗下血,做血常規初步篩查。打不了針也輸不了液,建議你還是去第九醫院,他們那裡什麼都能查。」這意味着,即便是疑似病例,也需要患者自己想辦法去定點醫院就診,因為這裏也「沒有轉診車」。

今日关键词:周杰伦为医护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