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

安德雷亚.曼特尼亚还将这种透视技法用于描绘人物造型

除了將前縮透視法用於室內穹頂的空間延伸錯覺效果之外,安德雷亞.曼特尼亞還將這種透視技法用於描繪人物造型。在最初於《花園裏的痛苦》中小試牛刀之後,他於一四八三年完成了這幅「簡單粗暴」、極富視覺衝擊力的傳世之作《哀悼基督》。在毫無生機的灰冷色調襯托下,曼特尼亞以充滿畫面的「頂天立地」構圖將躺在冰冷石床上眉頭緊鎖的逝者耶穌用向觀者傾斜的角度予以呈現。寫實的肌肉線條和手腳窟窿的逼真細節凸顯了畫家對解剖學的爛熟於心;而畫中充滿戲劇衝突的悲傷氛圍則被左上角正在拭淚的聖母、施洗約翰和一位身份不明的哀悼者三人未加任何修飾的悲悽神情加以強化。曼特尼亞對繪畫技術的超前試驗性不僅體現在以布面油畫材質繪製《哀悼基督》,更將前縮透視法極端的視覺張力在此作中展現得淋漓盡致。當他去世後,這幅名作在其工作室中被發現,因此被普遍認為是畫家意圖用於個人祭壇的裝飾畫。《哀悼基督》代表了曼特尼亞繪畫藝術創作的巔峰水準。畫作嚴肅沉穩的表現力以及對透視錯覺技法爐火純青的運用,使之成為意大利文藝復興繪畫最著名的象徵符號之一。

2020-01-22

九江乡人邹便南改良了煎堆的制作工艺

如何傳承九江酥皮大煎堆這美食?是胡伯倫三父子肩負的重要「家族使命」。九江煎堆早於一九八六年已編入《中國名土特產辭典》;二○一一年,珍記九江煎堆作為傳統手工技藝被納入佛山市、南海區兩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二○一五年,珍記九江煎堆作為傳統手工技藝被廣東省人民政府批准納入第六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20-01-20

今次相隔十一年拍摄这个系列的新片《家有囍事2020》

問到有否想過擱置拍攝呢?他想也不想便說:「沒有。我反而覺得這段時間香港人更需要賀歲片。大家都應該放鬆下,一家大細開開心心,無論你有幾多執著或不開心,總要放低,無可能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不停說不開心。過年是大日子,大家都應該放下不快,入戲院看看笑片。我有信心今年(賀歲片)的反應應該更好,因為這個時候大家都需要賀歲片,需要多些歡樂。」

2020-01-18

港大饶宗颐学术馆馆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焯芬

對未來抱持信心饒宗頤一向主張中國文化是會不斷向前的,是次的展品以展示出饒公在書畫和創作上不斷創新的風格,如充滿禪意的作品「福從天降」,饒公認為這種不斷創新正是中國書畫文化的特徵之一。

2020-01-17

同样被敌对的蒙元追封「播国公」

被宋庭授予御前雄威軍名號的楊氏家族,同樣被敵對的蒙元追封「播國公」。其間究竟,發人深思。

2020-01-03

帮助他们为自闭儿童进入青春期跟成年的过渡期做规划

自從AAP於二○○七年出版兩本指引文件後,被診斷為自閉症的兒童數量激增。美國每五十九個兒童,就有一個罹患自閉症,比二○○七年的1/155多。

2019-12-29

《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新上画

上周,萬眾期待的「星戰」最終篇《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上畫,在毫無懸念下,勇奪票房榜第一位;《逃出魔幻紀:霸氣升呢》(Jumanji: The Next Level)跌了一位,排第二位;另一個系列電影的最終篇《葉問4:完結篇》新上畫,排第三位;《魔雪奇緣2》(Frozen Ⅱ)排第四位;台灣電影《返校》排第五位。另一部新上畫的懸疑片《爆炸性醜聞》(Bombshell)收七十一萬港元,排第八位。

2019-12-26

她认为蓝屋保育最可贵之处在于不仅留住了社区人情味

圖:居民在藍屋建築群周邊種植花草,賦予街道生機\大公報記者劉毅攝

2019-12-23

右边小铁门上挂着「花园单位」和「作家书店」两块牌子

我校退休的歷史教授謝正光曾和康奈爾大學歷史教授柯克蘭(Sherman Cochran)合作,於二○一三年通過哈佛大學出版社發表了《上海劉家》(The Lius of Shanghai)一書,聚焦中國近代著名實業家劉鴻生與家人的大量私人信件。《上海文學》所在的小洋樓是劉鴻生弟弟兼合夥人劉吉生的故居。他為慶祝妻子陳定貞四十歲生日,聘請匈牙利建築大師、曾設計上海國際飯店、大光明電影院的鄥達克,花二十萬銀元(當時上海人均消費每月五元),耗時五年,建成眼前這座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的小樓。

2019-12-19

资料馆于明年二月十五日下午二时在电影院举行座谈会

圖:展覽現場香港功夫及武俠電影裏的兵器林林總總,其造型與招式設計盡顯電影人的創意和武術指導的心思。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香港電影資料館(資料館)即日至明年三月八日在資料館展覽廳舉辦「五花八門──香港電影的兵器世界」展覽,讓觀眾近距離感受各種兵器的氣勢及獨特之處。

2019-12-16

日本北海道小樽附近的「馀市蒸馏所」Nikka Whisky

日本北海道小樽附近的「余市蒸餾所」Nikka Whisky,是一家威士忌酒廠。古色古香的正門,房屋低矮,房頂深紅色,磚牆淺灰色,乍一看,還以為是歐洲中世紀一個典雅的村落。

2019-12-11

感觉此作已经突破了第六代中国电影的创作及制作模式

《不孝之犬》的電影造型淡樸,可是已經融會貫通了當代世界電影多種形式及風格,例如導演描述兒子與父母親的關係,帶一點魔幻寫實的感覺;主人公的人物造型充滿韓潮商業電影(hallyu)的「狠男」素質(toxic masculinity);整體的場面調度簡約,不落於美式時空連貫剪接的俗套。電影最妙之處就是赤裸裸地突顯男主人公的「不孝」,卻令觀眾明白他的孝義更深,結果反而對社會道德及家庭倫理作出沉痛的反思。電影雖然運用西方及東亞的流行電影元素,結果還是一部不折不扣的中國好電影。

2019-12-10

指的就是湾仔鹅颈桥和当年利园山上那棵有名的大榕树

位於港島銅鑼灣商業區的利園山道,上世紀初曾是一座山丘,名為利園山。昔日香港八景,有一景名為「鵝澗榕蔭」,指的就是灣仔鵝頸橋和當年利園山上那棵有名的大榕樹。

2019-12-05

计划透过保育历史建筑及推动四个主要项目

主題:WE嘩藍屋開放日「WE嘩藍屋」藍屋建築群活化計劃為香港首個「留屋留人」的歷史建築保育計劃,是以人為本的保育及活化示範。計劃透過保育歷史建築及推動四個主要項目,延續唐樓對多元用途的包容性,鼓勵社區參與及互助。「WE嘩藍屋」將於年底舉辦開放日,讓大家一同參與小社區生活。參加者於活動當天可按時間自由設計體驗路線,活動包括:石水渠小社區導賞、藍屋建築群導賞、藍屋沙龍照、街坊手作工作坊等,晚上更有黃昏音樂會及小社區聖誕燈飾亮燈。

2019-12-03

在梦中反复出现的「梅」「柳」意象

清代洪昇這樣評價《牡丹亭》,「肯綮在死生之際,記中《驚夢》《尋夢》《診祟》《寫真》《悼殤》五折,自生而之死,《魂遊》《幽媾》《歡撓》《冥誓》《回生》五折,自死而之生。其中搜抉靈根,掀翻情窟,能使赫蹄為大塊,逾糜為造化,不律為真宰,撰精魂而通變之。」而通觀全劇,可知其出入生死的關節,在一個「夢」字。所謂「因情成夢,因夢成戲」。吳小如評曰:「我們的湯顯祖在四百年前已成為寫『夢』的專家了。」「夢其人即病,病即彌連,至手畫形容,傳於世而後死。死三年矣,復能溟莫中求得其所夢者而生。」 話本《杜麗娘慕色還魂》中稱柳夢梅是「因母夢見食梅而有孕,故為此名」。湯顯祖對其改動,《言懷》中,這位嶺南才子自道:「每日情思昏昏,忽然半月之前,做下一夢,夢到一園,梅花樹下,立着箇美人,不長不短,如送如迎。」又說道:「柳生,柳生,遇俺方有姻緣之分,發跡之期。」因此改名夢梅,春卿為字。可見,此夢有因緣前定之意。梅柳二人花間相見,才有「是那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這好處相逢無一言」。杜麗娘一夢而死,柳夢梅因夢改名。柳夢為杜夢之引。「互夢」因情而生,二人執著於夢,故消融幻境與實境之界線。化虛為實,渾然一體,難辨彼此,以有證無。柳生夢梅下美人,因而確實尋得麗娘的埋骨之處;麗娘夢見柳生持柳,為日後在現實中尋找愛人提供佐證。而溝通陰陽故事,也正因「尋夢而亡」之故。「夢」成為故事結構的分界點及接合處,也作為一種手段可縱橫於人物的深度心理,進而潛入人物生命感受及情感體驗。

2019-12-01

另一位女侍应走过来说:「可以考虑云吞面、六十年代捞面

兩碗麵落肚,已經大滿足了。此時有位伯伯拿着馬經和一位侍應姐姐閒聊,伯伯說:「這裏最安全,無人會入來搞事。我在香港生活了幾十年,未見過香港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侍應回應笑指伯伯已退休,有樓收租,生活無憂。然後有一位貨車工人當場向伯伯吐苦水,表示因旺角堵路接不到老闆開工通知,這日又無收入了。

2019-11-26

这更像是一个以摄影为主题的小型艺术节

展廳裏有的是搭起的布景,布景裏有受邀的舞蹈家或者行為藝術家進行表演,靜態的景和動態的人物讓觀眾們有機會拿起手中的相機,或者展台上的試用相機進行拍攝。嘗試不同的感光度,不同的光圈,不同的器材,用不同的角度,去尋找和探索攝影的真諦:光與影。

2019-11-23

图:听风合奏团是荷兰专为小观众制作音乐会的艺团

每場演出長約四十分鐘,不設中場休息。兒童必須由父母或成人陪同入場。一人一票,幼童不論年齡均須憑票入場。「閃閃身歷聲」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主辦,是「冬日開懷集」系列節目之一,門票現於城市售票網(www.urbtix.hk)發售。查詢節目詳情可電二二六八七三二三或瀏覽康文署網址www.lcsd.gov.hk,搜尋「閃閃身歷聲」。

2019-11-23

这照片是八国联军时外国军队攻入皇宫时拍摄的

不錯,是搶劫者,要具體了解「looter」這個英文字的意思,想一下這些地方就行。

2019-11-23

今次细川护熙书法展正是以此彰显中日两国文化艺术上的交流互鉴

「如果現在問我的『心之友』是什麼,我的腦海中會立刻浮現出『詩、書、畫』三個字。」細川護熙表示,「近年來我不光看和讀,也開始創作這類作品。中國有句話叫『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文藝作品創作也是從一點一滴做起的。我要不斷創作、積累作品。」

2019-11-18